菜单

极速赛车陪跑创客福建天使投资兴起

2018.02.27

秒速赛车

未知


  2016年,国务院颁布的“创投国十条”正式确立了天使投资的内涵,并鼓励包括天使投资人在内的各类个人从事创业投资活动。2016年因此被称为“个人天使”元年。2017年,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还出台鼓励天使投资和创业投资的税收优惠政策。

  修渠引水之后,天使投资人队伍开始壮大。1月18日,天使投资人首次大规模集结于福建,来自全国各地的数百名天使投资人,举办首届中国天使投资节,共同成立中国天使投资人联盟。在中国创投委专职副会长胡芳日等人的见证下,官方第一次为个人天使投资正名。

  “中国有成千上万的种子轮项目处于放养状态,放任它们成长,将导致资源消耗,妨碍双创的发展。”1月18日,在厦门举行的首届中国天使投资节上,中国天使投资人联盟理事长李汉生在演讲时表示,大量处于起步阶段的创业者,是中国双创的基底,需要被关注。

  首届中国天使投资节由中国创投委主办,厦门市发改委、厦门火炬高新区、清华海峡研究院、中关村天使投资协会联合主办,当天的会议吸引了全国20多个地方城市天使投资组织以及千余名个人天使投资人、创业者。李汉生的演讲,赋予天使投资联盟一个使命——让个人天使更积极地参与双创,夯实双创的基底,完善中国创投的生态。

  一组数据显示出这个基底的宽度,李汉生指出,中国机构每年仅投出2000多个天使项目,在美国,个人和机构每年投出6.5万个早期项目。中国处于放养状态的种子期项目数量众多,它们,正在进行一种消耗型的成长。

  “双创的成长如果建立在大量早期项目的淘汰和失败上,那这是一种资源浪费。”李汉生说,“政府提出的双创目标就是产业转型,就是让更多创业者富起来,而不是头部的创业者富起来,这种放养方法会妨碍双创的发展。”

  李汉生指出,缺乏资源和经验的创业项目,急需“教练型投资人”的陪伴式成长。而这种项目,由于大多处于种子期阶段,不属于投资机构投资范畴。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天使投资人联盟成立。

  “天使投资人不仅能出钱,更是难得的创业导师。”在1月18日的首届中国天使投资节上,中国创投委专职副会长胡芳日表示,与许多投资机构不同,天使投资能支持更早期的项目,政府也希望通过中国天使投资人联盟整合各地天使投资人的资源,加强天使投资人之间,天使投资人和机构投资人之间促进交流和紧密协作。

  这样的联盟,不仅对创业者有利,对天使投资人自身的成长也意义重大。“我们要怎么做?中国天使投资人联盟的使命很清楚,我们希望做到加大现在各地已经有的组织发展,扶持新的一批各地组织的成立,最终达到全国有100个活跃的天使组织,通过他们去连接上万个个人天使,陪跑孵化1000个项目。”李汉生说。

  在成为中国天使投资人联盟理事长之前,李汉生的身份是精一天使公社社长。成立于2015年,精一天使公社是一家天使投资机构,通过开设免费的天使实战学习班来培养和汇聚一批新的天使投资人,并设立天使基金,共同发掘项目,共享技能和资源,合伙投资。

  福州,是精一天使公社开设的第一个分支机构。两年来,汇创精一天使公社致力于培养天使投资人社群,为福建的创业项目提供天使投资资源。其汇创精一天使公社社长陈坦生告诉记者,公社已经在福建培育了100多名个人天使,引导他们投资了一批早期科技创新企业。

  “早在中国天使投资人联盟成立之前,我们就请李汉生老师来福建参加我们福建联盟的筹备会,我们的天使投资人很积极主动,厦门则致力于打造中国天使之城,所以我们共同促成了中国天使投资节在厦门落地。”陈坦生告诉记者,厦门精一天使公社也即将成立,届时,福州与厦门的天使投资网络将打通。

  那么,我省天使投资的环境如何?陈坦生认为,我省的新兴产业基础坚实、创业创新项目层出不穷、中小微企业直接融资需求旺盛,这为天使投资人提供了很好的市场环境,并且我省民间资金十分丰富,海外福建华侨回乡投资需求强烈。这些基本要素的存在,为我省个人天使投资的发展提供了必要条件。

  调查显示,目前,我省内注册并已登记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共540家,管理的基金数量1261只,基金规模1904亿元,总量位居全国第6位。在福州,创业投资基金有8家,机构管理人管理基金最大规模前三名是福建省创新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福建华兴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福建兴正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然而,目前我省创投基金经营分散,与基金业发达的地区相比差距较大,处于行业发展的初级阶段。

  “福建有好项目,有好IDEA,但是天使投资的氛围与发达省市比还有差距。”来自福州的天使投资人翁源澜告诉记者,“天使投资其实是一个新兴行业,它门槛低,它的发展能够促进创新创业的发展,所以它需要有一个好的政策。” 翁源澜表示,好政策能吸引投资人更愿意在福建投资,也会让我省的创业者更容易在本地找到投资人。

  盈科资本纪耀认为,如果服务好小型的私募创投机构,它们能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一方面需要政府部门创造舒适且有效率的营商氛围;另一方面也需要出台适时的创投机构优惠政策。

  2016年,上海出台《上海市天使投资风险补偿管理暂行办法》(下称《办法》),曾引起热议。《办法》规定,对投资种子期科技型企业所发生的投资损失,可按不超过实际投资损失的60%给予补偿。对投资初创期科技型企业所发生的投资损失,可按不超过实际投资损失的30%给予补偿。每个投资项目的投资损失补偿金额不超过300万元,单个投资机构每年度获得的投资损失补偿金额不超过600万元。

  在国家大力扶持“双创”的背景下,地方政府对创业进行扶持是情理之中的事。但直接将财政资金补贴天使投资亏损,引发了公众对其合理性的质疑。极速赛车

  事实上,除了上海,广东、江苏等地之前也已出台了对天使投资的类似政策。广东省规定,对创业投资企业投资科技企业孵化器内的初创期科技型中小微企业失败的,省、地市两级创业投资风险补偿资金,分别按项目实际投资损失额的30%和20%给予补偿。江苏省则规定,对天使投资机构首轮投资种子期或初创期科技型小微企业,由省级和所在市县(国家高新区)分别按实际投资额的30%和20%给予风险准备金。天使投资机构在实际完成投资三年内未形成投资损失的,全额返还风险准备金;若发生损失,按照首轮投资实际发生损失额的50%从给予的风险准备金中补偿。

  这些政策出台的背后,是中小微科技型创新创业企业的融资困境。由于中后期成熟期企业投资风险相对较低、距离退出收益期近,因此吸引了大量投资机构的注意。这客观上导致了“种子期”“初创期”创新型科技企业的融资环境更加严峻。

  翁源澜表示,政府扶持天使投资,财政扶持是一种方式,但也容易让人投机取巧。可以尝试在税收和平台建设方面予以扶持。如上海、杭州都出台了获得天使投资的企业可以延迟3年报税的政策,我省可以借鉴。

  “福建其实可以率先建立一个天使投资人网络,做好天使投资人登记与管理,做行业先导。” 翁源澜说,“由财政政策主导,与天使投资人联动,对相关产业和领域投资进行引导,可更好地发挥民间资本的作用,促进创新创业。”

  知名天使投资人、源政投资董事长杨向阳在天使投资节演讲时表示,中国未来是否能产生高新技术企业,天使投资至关重要。我们期待,我省天使投资领域的兴起,能够助力我省建设创新型省份,助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热潮。(本报记者 游笑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