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也只出现在需要写论文、交总结等特定时间
菜单

似乎也只出现在需要写论文、交总结等特定时间

2018.06.11

秒速赛车

未知


  清华大学校长邱勇近日宣布,将在2018级新生中开设写作与沟通必修课程,由该校中文系教授、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格非和历史系教授、教务处处长彭刚共同担任课程负责人。

  我们致力于培养面向未来的领导者,而写作、沟通、表达能力正是领导者的必备素质之一。彭刚告诉记者,写作与沟通课程定位为非文学写作,偏向于逻辑性写作或说理写作,以期通过高挑战度的小班训练,显著提升学生的写作表达能力,提高沟通交流能力,培养逻辑思维和批判性思维的能力。

  刘霞是一位知名媒体的编辑。最近几年,她发现,即便是国内名校新闻专业出身的实习生,写作功底也越来越差了:采写的稿件经常逻辑不清、层次不分,甚至还经常出现语病、错字,一看就是基本功训练没有到位。

  高考作文与写作能力关系不大。高考作文都是有套路的,提前背好、记好就可以了。所以很多同学尽管高考分数不低,但真要归纳、总结一些东西,就不容易了。山西某高校学生刘瑜说。

  此前,一篇词不达意、随便堆砌的博士论文,让作为教育部博士论文抽检评审专家的南京师范大学教授陈吉德直接在网上开炮:论文里有这样一个标题综合近年来奥斯卡最佳摄影奖来分析这《拆弹部队》和《阿凡达》两部作品代表性的强的电影以及奥斯卡对数字时代电影摄影的审美倾向。

  与不少大学生令人担忧的写作能力相比,众多大学的培养计划里,开设写作与沟通类似课程的却是寥寥无几。学生们的焦虑,似乎也只出现在需要写论文、交总结等特定时间。

  北京某高校学生宋丹阳告诉记者,尽管其所在高校面向全校学生开设了大学生应用写作课程,教授各种写作规范和写作方法:但同学们基本不听,就随便混个学分。

  为什么写作重要?因为它是通过逻辑思维构思布局、组织思想,通过搜集证据取舍素材,通过准确的语言加以表达,并通过提炼观点展示结论。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写作过程,而是一种思想和论据的组织过程。

  这让清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有些着急,几年前我拜访一位朋友。他直言现在的学生有很多优点,比如分析能力很强,但一份两三页的会议总结或纪要都写不好。而这正是很多工作必备的基本素质。

  此前,北京大学教授卢晓东表示,大学生写作能力差的一个原因在于中小学阶段的写作教育没跟上:在整个中小学阶段的语文设置上,我们对语法、字词的正确性方面要求非常高,比如字声要发音很准,写字的笔画不能出错,成语的解释只能有一个固定的标准。但是对写作的要求却并不高。

  还需要重新反思大学阶段的母语教育。上海某高校教师林枫指出,当前,大多数高校不仅没有开设写作必修课程,甚至原有的和母语教育相关的大学语文课程也日益边缘化:再加上这门课程大多被定位为文学素养课,缺乏对基本写作能力的训练,对学生写作能力、思辨能力的提升作用并不大。

  方略研究院研究员刁若尘表示,其核心思想是尊重学习者的主体写作过程,往往以课堂写作任务为依托,采取多种多样、有针对性的辅导模式。反观内地大学的写作教学,大多还停留在教师批改作文的阶段,对提升学生写作能力的帮助十分有限。

  比如普林斯顿大学,已构建起一个全方位服务于学生写作的体系。除了每年开设超过100场写作研讨班,要求本科新生必须参加外,还建有写作中心,为所有在校生提供免费的一对一写作辅导,以培养学生的阅读和批判思考能力;针对在校生关于科学工程类的写作需求,另外专门开设两门课程;

  此外,还通过为教师提供用于教授学生写作的策略、资料和案例,及运营一部年刊,节选学生作品等诸多方式,致力打造整个学校的学术写作文化。刁若尘介绍,这调动了整个校园的写作积极性。

  清华理学院教授白峰杉建议,写作课要由浅入深、由窄及宽。该校教务处副处长苏芃认为,可以把分级放大到低年级通识教育的读写课程、高年级专业课程、毕业生综合论文训练三个层级来提升学生的写作能力。

  学习任何一门课,老师都要规定完成一定的写作作业,撰写与课程相关论文,要求他们学会书面表达,注重其思辨能力、沟通能力的培养。如果每门课都能如此要求学生完成两到三篇课程论文,那么其写作能力自然会有所提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

  麻省理工学院的写作课程是与人文研究融合在一起的,目的是帮助学生实现批判性阅读,熟悉写作过程,学习如何有效运用充分的证据、可信的研究资源以及别人的观点来发展自己的思维能力和写作能力。此外,课程还注重言语实践活动。